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 第二十二章 初战庞斑

武侠古典 admin 暂无评论


“韩星!”

听到冰云的话,庞斑也知道了来人就是韩星,经过刚刚那番话庞斑对于韩星,不像原著那样对风行烈充满露出恨意。因为韩星到现在都没有跟冰云发生关系,所以即使庞斑察觉出冰云和韩星有点超友谊的感情,但他也不会因为那点感情就嫉妒韩星。相反,要是韩星能带走冰云,那么庞斑虽然练不成‘道心种魔’,但也能借此堪破情关,一样能踏入无上大道。所以只是淡淡的看着韩星。

韩星听到冰云的声音,立时看向冰云,接着摇了摇头叹息道:“结果,你还是选择这条路吗?”

冰云听到韩星的话,知道韩星误解她了。但她明白来日方长,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,现在要紧的是让韩星离开这里。她不知道韩星会做出什么举动,更不知道庞斑会不会动手杀了韩星。她不想失去这个朋友,所以道:“韩星你快点离开吧,算我求你了。”

韩星也听得出冰云话语里的着急,不过没有理会,而是转过头看向庞斑道:“庞斑?”

庞斑只是深深的看了韩星一眼,然后道:“赤尊信还真是好运啊,不过想不到他居然会有这样的觉悟。”

韩星一惊,想不到庞斑一眼就把自己看穿了。然后定了定神道:“也许吧,不过,我却不怎么好。”

庞斑奇道:“你有什么不好的,平白得了那么多功力,”

韩星苦笑道:“要是有一个人老在你脑海里嗡嗡的叫,要你这样那样的,谁都不会觉得舒服吧。”

庞斑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你还没完全和赤尊信的灵魂融合。”

韩星淡淡的道:“嗯,我一向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,我讨厌被别人左右我的命运。”

庞斑赞赏道:“好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,从我知道你教冰云选择自己的命运时,我就知道在这方面我跟你是相似的,不过我们注定不能成为朋友。”

韩星仍然淡淡的道:“说实在的,除了冰云一事让我反感之外,我并不讨厌你,作为蒙古人,你的所作所为都无可口非。”

庞斑疑问道:“那么,为什么你身上有那么大的战意。”

韩星指了指脑袋道:“我只是想,要是完成了他的心愿,也许他就会安息,不会再烦我。而且,作为汉人,我这样做不也是无可口非吗?”

“韩星不要。”

靳冰云担心道。

庞斑面色一寒,但心中却赞赏不已,想不到韩星还能说出这番话来。于是,运起魔功的精神威压。

韩星刚想动手,就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,而且还有些微微发抖。精神威压?难道我在害怕他?不对啊,以我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应该不会受精神攻击的影响才对啊。对了,一定是因为赤尊信灵魂的缘故,是赤尊信在害怕庞斑。

庞斑见到韩星的表现不禁有点失望,就在这时异变特生。

只见韩星从左袖中拿出一把匕首,然后插向自己的腿上。

庞斑见状,眼中一个激赏,淡淡的道:“以痛觉刺激自己吗?干的不错。”

韩星没有理庞斑的话,大步迈出,左手一划,把匕首丢了,右手化掌,便向庞斑击去,这一招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一招“亢龙有悔”不过,庞斑对此很是疑惑,因为韩星出掌时,与他还有十三四丈。这种距离,不要说是韩星了,就连庞斑自己都很难再隔这么远得距离以内力杀人。

力自掌生之际,韩星已经抢攻了六七丈远,然后一转身右手再打出一掌“亢龙有悔”后掌踏前掌,两道掌力道并在一起,然后左手再出一掌“亢龙有悔”三掌打出之制,韩星已经冲到了庞斑身前。三掌合力,力道排山倒海的涌过来。

庞斑见状,又一个激赏,想不到韩星居然这么有创意。庞斑不知道的是,创意是创意了,不过却是金大大的‘天龙八部’中萧峰使用过的方法。庞斑再不迟疑,立刻出拳。

拳掌相接,庞斑的拳劲立刻把韩星三掌的掌力化解,并继续攻向韩星。韩星见状,立刻变招,改用太极手法画圆,并用干坤大挪移的法门,卸去庞斑拳头的拳劲。还好的是庞斑似乎没尽全力,要不然以韩星这两门不熟练地技巧是绝对化解不了庞斑的攻势的。

韩星化解了庞斑攻势的同时,借着冲力一个转身贴近庞斑,庞斑见状一愣,哪有人这样出招的。现在的韩星以背部贴近庞斑,把背后的空门大露,这样对敌不是找死吗?

韩星用背部挡住庞斑的视线,同时从袖中的空间袋抽出倚天剑,插向自己的胸口,这招就是‘倚天’中殷梨庭所创的‘天地同寿’。而庞斑因为韩星以背部挡着,完全看不到韩星的这些动作,还来不及多想就感到腹间一痛。

庞斑受伤了,庞斑六十多年没有受过伤,现在他受伤了。不过,庞斑的反应极快,只是微微一痛就立刻一掌打向韩星的右肩,韩星立时吐血飞了出去。

赌对了,韩星倒飞出去的时候想到。没错,韩星一直在赌,而且,已经赌了两次。第一次,他就赌庞斑不会尽全力,让他有机会使出这招‘天地同寿’,直接要了庞斑的命,他赌对了,使他有机会使出这招。第二次,韩星在赌就算这招杀不了庞斑,庞斑也一样不会下杀手,他也一样赌对了,肩膀的伤只会让韩星一段时间内用不了右手而已,绝对不会要了韩星的命。

“韩星。”

就在韩星跌到地上时,出现了三道惊呼声,一道理所当然的是来自冰云的,而另外两道竟是来自戚长征和秦梦瑶的,虽然韩星样貌改变了,但改变得不多,所以他们都认得韩星。

他们两个怎么会搞在一起的?韩星心中想到。而戚长征和靳冰云立即就跑到了韩星的身边,只是他们看到韩星只是面色极白,气息乱了一点,但绝对不想频死的样子。戚长征奇怪的问道:“你怎么好像只受了轻伤的样子。”

要知道现在韩星的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剑啊,怎么看都应该是快死的样子才对,就算现在就死了,也没人会奇怪。

韩星见他们奇怪的样子,知道他们想什么,淡淡的道:“不死劫。”

没错,就是不死劫,‘天地同寿’本来是招同归于尽的招数,但韩星在他那些武功秘籍中找到了人体内‘不死劫’的位置,将这招加以改良,先插自己的不死劫再杀人,这样就能以受伤的代价杀人。而众人都不是蠢人,一听韩星说‘不死劫’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韩星说完后,见到戚长征似乎想要冲上去的样子,就拉住他道:“不要去,他是庞斑。”

“什么?他是庞斑?你疯了,怎么惹起他来了。”

戚长征惊讶道。

韩星没有应戚长征,只是看了看秦梦瑶,又看了看庞斑。然后就把胸口上的剑拿掉,“嘶”韩星倒吸了口凉气,刚刚专心应战,插进去时也不觉得太痛,现在却痛得韩星几乎大叫起来,还好韩星忍住了。把剑拿掉后,韩星立刻就地运功疗伤。

庞斑见到韩星疗起伤来,苦笑的瑶了瑶头,他看到秦梦瑶时,以他的智慧立刻就知道她是言静庵的另一个徒弟,也知道这场架是打不起来了,只是没想到韩星这么老实不客气,就地的疗起伤来。事实上,庞斑也没打算再下杀手,虽然韩星伤了他。刚刚那一剑,让庞斑在一瞬间有了已经阔别已久的生死相搏的感觉,那种感觉着实让他兴奋不已。再加上韩星还有很大的潜力,庞斑是绝对舍不得下杀手的。

韩星没有理会别人怎么想,只是专心疗伤,武功到了韩星这种程度,一旦受了伤就很难复原。那是因为想韩星这样的高手,他每一滴的血都是蕴涵着珍贵力量的,失去一点都不是那么容易能补回来。还好的是韩星有长生诀,所以只用一点时间,就把伤势压下。

当韩星压下伤势停功后,庞斑已经不见了,就对冰云问道:“多少时间?”

这句无厘头的话,让戚长征和秦梦瑶都以为韩星在问过去了多少时间,但冰云却知道韩星其实在问庞斑给他们多少时间,所以靳冰云道:“三天后,庞斑的次徒方夜雨就会率领高手来追杀你。”

韩星点了点头道:“嗯,三天够了。”

此时秦梦瑶和戚长征才知道韩星想问什么。“对了,冰云,你为什么还留在这啊?”

冰云知道韩星有误会,所以解释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啊,我这次来只是想来跟他道别而已。”

冰云还是非常清楚,要是她开口要走,庞斑是绝对不会强留她的。

韩星还想问冰云要去哪里,但看冰云的样子应该是想留在他身边,要是韩星问出来,反而不好,所以转头对秦梦瑶道:“这次的人情,我欠下了。”

秦梦瑶摇了摇头道:“庞斑对你本来就没有杀心,你不用觉得欠了我。”

韩星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这时戚长征惊奇道:“你这小子也够厉害的,居然能伤得了庞斑。”

韩星摆了摆手不在意道:“他没尽全力,而我看准这点,偷鸡而已,而且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,最多过两天就好,而且这两天就算他要发功也一点问题也没有。”

确实,韩星在刺那一剑时,根本没用内力。因为要是用内力的话,就算刺的是自己的不死劫,那么韩星还没刺到庞斑,自己就先死了。再加上庞斑当时反应极快,那剑根本刺不深,只伤了他一定皮肉而已。

戚长征却道:“无论如何都好,你都将再次名震江湖。”

韩星阻止戚长征继续在这话题上纠缠,道:“不要说我了,还是说说你们两个怎么会搞在一起了?”

这句话说的相当暧昧,但戚长征和靳冰云都知道韩星是无意的,而秦梦瑶皱了皱眉头有点不悦。

戚长征虽然知道韩星是无意的,但听到韩星说的暧昧,仍然忍不住,心中一动。同时,心中佩服韩星道极点,居然可以在两个大美女前说话还是这么粗胚。

倒是靳冰云,早就习惯了韩星疯言疯语的。

听到韩星问起,戚长征和秦梦瑶就把他们相遇的过程细细道来。原来戚长征在和韩星分别后,还是有点担心,最后就跟来。而秦梦瑶原本觉得韩星就是韩府凶案的杀人凶手,只是后来总觉得当中有点奇怪,所以最后还是赶来了,中途跟戚长征相遇,亦知道韩柏就是新进黑榜高手韩星,就更加奇怪了。

而在戚长征他们说完后亦问起韩星的经历,韩星打死也不肯说他为什么会任由别人冤枉他。因为他后来想想才觉得,自己知道赤尊信在哪里,根本就不用被人冤枉多此一举,对此韩星屈鳖不已,自然不肯说也说不清。只是说了自己跟赤尊信相遇并且得到魔种传承的事。同时众人亦知道了韩星样貌改变的原因。

韩星知道秦梦瑶是为了韩府一案赶来,于是对秦梦瑶道:“凶手是马心莹,目的是为了那把‘鹰刀’”

“你知道‘鹰刀’的事?”

秦梦瑶惊奇道。

“我不止知道,我还看过里面的‘战神图录’只不过没有练而已。”

韩星不在意的说道。

“你看过‘战神图录’居然能坚持不练?”

秦梦瑶更加惊奇了。同时想到“四大奇书,他已经知道三本的内容了,而且已经练成了两本,将来成就一定非同凡响,一定要把他拉到正道一方,只是他的话语间好像对我有点不满似的。”

韩星摆了摆手,对着戚长征道:“你还是赶去帮你帮主吧,谈应手和莫意闲要合力对付你们帮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戚长征大惊,然后匆匆的和众人道别,之后就赶去帮忙了。(可怜的老戚才刚出场不久,就被赶离场了)而秦梦瑶本来还想问问韩星关于韩府一案的事,韩星不耐烦的道:“你要是想找证据的话,就去找何旗扬看看吧,应该有线索。”

“韩星,你好像对梦瑶有什么误解么?”

秦梦瑶问道。

韩星刚想说什么,只是看到了秦梦瑶仙子一样的面容,忽然觉得她原来这么美啊,就像仙子一样,再看了看冰云,她也是这么美,之前怎么不觉得啊。“她们都应该属于我的。”

韩星忽然想到,然后又想起什么说道:“糟了。”

秦梦瑶见韩星没有答她,而是色的看着自己和师姐心中不悦,同时却又有点紧张的感觉。听到韩星说糟,以为他想到什么,刚想问时。韩星忽然变得非常霸道的说道:“你们两个都做我的女人吧。”

秦梦瑶和靳冰云都是面上一红,梦瑶想到:“这家伙刚刚还对人冷言冷语的,怎么忽然间又向人示爱了,而且还这么霸道要自己和师姐一起做他的女人,真是可恶之极。可是,为什么我会有点高兴的感觉啊,可我还有师门的任务,倒是师姐刚刚的表现应该是对他有好感,还是想办法成全他和师姐算了。”

而靳冰云则想:“这呆子怎么忽然间就开窍了,只是没想到他这么花心,一来就想要了我们两师姐妹。罢了,他无意中修成那样的‘道心种魔’,将来也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,便宜你这小子了,就是不知道师妹会不会答应。”

这想法中,竟有从了韩星的念头,要是让韩星知道了一定高兴坏他了。

韩星不知道她们都隐隐有从了自己的念头,只是甩了甩头道:“对不起,不小心,让那家伙出来了。”

韩星还不知道,因为刚刚那句话,已经使三人的关系暧昧起来,而他和冰云的友情,恐怕也长久不了。

两人知道韩星说的那家伙是赤尊信,才知道韩星是因为赤尊信的缘故才说出那句话来,心中都不禁有点失望。

韩星定了定神对秦梦瑶道:“秦大姐,你还是快去查案吧。”

听到韩星的称呼,秦梦瑶哭笑不得,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叫她大姐。但听得出韩星想赶自己走,亦知道自己不宜和韩星相处太久,幽怨的看了韩星一眼就走了见到秦梦瑶走了,韩星才放下心来。靳冰云还好,那种仙子的感觉现在就只剩下一点了,道胎亦早被韩星破了,对韩星的魔种吸引力还不大,但秦梦瑶就不同了。韩星喘了口气道:“我真受不了你师妹的道体,要是再久一点,赤尊信那魔种一定又出来了。”

靳冰云道:“韩星,现在赤尊信真的就在你的体内吗?”

韩星答道:“也不是,赤尊信的灵魂是残缺的,那并不能算是赤尊信,应该是受到赤尊信灵魂的影响而诞生出来的,我的另一个人格吧。”

“韩星啊,你好像不喜欢我那师妹啊。”

“不止你师妹,你们慈航静斋的行事方式,我都不太喜欢。慈航静斋里,我也就对你一个有好感了。”

冰云也察觉到韩星的这种想法,对于韩星的话没有惊讶,只是问道:“对了,韩星,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?你在当初遇到我的时候,是不是根本就知道我在装晕的?”

“对啊。”

韩星一说就知道不好了,果然,冰云已经一面杀气的看着韩星说道:“也就是说,那时,你是在故意捉弄我的。”

“慢着,冰云,你听我解释。”

韩星害怕的说道。

只是,冰云却突然火气全消,还笑了一笑道:“韩星,谢谢你。”

冰云刚刚想明白了,当初她带着愧疚之心接近韩星,在那种心情下,是不可能产生出友情的。而韩星的无礼举动却化解了冰云的这些愧疚情绪,然后再以友情慢慢抚平了靳冰云心中的伤口。

就在韩星还没搞清楚冰云为什么突然会笑时,冰云就淡淡的问道:“那,我们现在去那里啊?”

听到冰云的话,韩星知道她想跟着自己,心中高兴的同时,亦有点担心的说道:“冰云啊,现在的我可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侵犯你啊。”

冰云听到韩星的话面上一红,转过身,背着韩星轻声道:“我就知道,迟早还是要便宜你这家伙的。”

说话的时候脖子都红了。

虽然冰云说得小声,不过韩星还是听到了,同时知道她对自己大有情意。而韩星自己呢,要说他对冰云没感觉,他自己都不信。所以听到冰云的话大喜,不过却道:“还是等我把赤尊信的灵魂赶走再说吧,现在我有两个灵魂的,要是我们现在就做那事的话,好像被人偷窥一样。”

其实韩星想说好像被赤尊信占了冰云的便宜一样,不过没敢说出来。

而冰云闻言大羞,跺了跺脚道:“谁要跟你做什么事啊,登徒子。”

说完就向逃了出去。

韩星见冰云害羞的样子大感吃不消,仙女下凡啊。见到冰云走错方向对着冰云喊道:“不是走那边啊,我要先回韩府啊。”

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
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
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
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
18H小说 成{}人贴图 性趣套图
喜欢 ()or分享